有好几位生朋友都这么说:“没见着阁下的时候,总以为阁下有八十多岁了。敢情阁下并不老。”是的,虽是将奔四十的人了,我倒还不老。因为对事轻淡,我心中不大藏着计划,做事也无须耍手段,所以我能笑,爱笑;天真的笑多少让人显着年轻一些。我悲观,但是不愿老声老气地悲观,那近乎“虎势”。我愿意老是年轻轻的,死的时候像朵春花将残似的哀而不伤。

链接:http://pan.baidu.com/s/1nug8DwH 密码:msq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