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次记者问乔纳森·弗兰岑,为什么在小说里设置那么多性爱描写。乔纳森坦白地说,“万一没有了密谋的中西部主角,或是可怕的地震,你就需要其他内容来驱动情节”,而性,充满欲望又刺激,是情节设计的良方。这个道理,大家都懂的。但现实中,写好性,并不容易。《英国文学》最近又评出了“年度最差虚构文学性描写”(注意断句),意大利作家、诗人艾瑞·德·卢卡凭借《幸福前一天》,赢得了这项荣誉。

链接:http://pan.baidu.com/s/1bo4ZgRX 密码:5kmr